• 族群 / 漢族
  • 學歷 / 國立中正大學 社會福利研究所 博士
  • 專長 / 原住民社會福利,長期照顧、社區照顧、社會福利理論,社會救助,社會政策
未經作者同意,請勿引用

部落要談發展具特色的照顧,是否可以跟年輕人回部落扣連著談?我針對此主題,從大方向來談論照顧議題。原鄉所面臨到的問題,我們多在談的是產業的空洞化所造成的人口流失,因為沒有年輕人導致產業惡化,產業惡化逼走年輕人,如何談文化照顧的實踐?我們需要年輕人來做這件事。文化照顧需要熟知這個文化的人來實踐,才會有社會基礎,但文化照顧的社會基礎是消失的。

我先談原鄉的產業議題,部落的產業都是低度發展,比較具規模的觀光產業都是漢人把持,包括谷關、東溫泉區,雖然增加族人工作機會,但是都是受雇者,如果部落漢人進駐愈多,文化流失相對也越快。

我們該如何架構部落內部產業的發展?我們可以歸納成幾點,部落的微型產業他的市場競爭、產品銷售都是比較不具有競爭力的,這些有待改善,第二,很多部落產生合作平台,團體作戰,這是很好的,但更多是各行其是,是從個人角度,對部落整體的發展比較少,集體的分享、共、互助的精神相對流失,如何去發展傳統的精神也是未來要發展的。我們部落的產業經營、行銷技術還待改善。

部落的精英多是教職或神職這兩類,對有關的企業經營經驗相對不足,以我們原民會的調查,在資本主義的競爭底下,原住民自己當老闆的比例逐年降低,部落產業人才不足、籌措資經不易,貸款有限,原民貸款過去曾有徵信的爭議,是否可發展原民的微型貸款?這是可討論的。但部落青壯人口大量外移是造成產業空洞關鍵的因素,部落沒有年輕人來發展、工作,所有產業都會蕭條,沒有年輕人部落未來會不會消失?原鄉的青壯族人為了工作、求學都往外,他的第二三代回到部落的機會更渺茫,青壯族人大量前往都會區,失去文化的學習,語言自然消失,這是整體原住民面臨的最大社會問題。

部落的高齡化相當嚴重,需要年輕人的看護與陪伴,但原鄉醫療資源長期匱乏,因原鄉交通相對不便,造成民間醫療院所不願進駐,民間部門的福利資源也相對不足,KPI指標相對不足,所以他沒有意願進去,醫療服務匱乏,造成族人小病變重病,使重症無法即時得到即時的幫助,醫療人權也被忽略。

文化照顧在1960年代被提出,是討論如何以被照顧者的文化背景給予有尊嚴、幸福感的照顧,文化照顧在我們來談,要符合讓被照顧者感到尊嚴及幸福,但文化照顧需要有社會基礎,部落文化照顧的基礎還有待加強,要如何發展文化照顧?要落實接受照顧者的需求及生活脈絡、文化脈絡來切入,要照服員有文化的意識,使得被照顧者像是沒有離開自己的文化脈絡一般,感覺自己受尊敬的程度還在。

部落如何發展自主性的照顧模式?要不依政府的模式,需要在地潛在資源轉換成經濟價值,要有自己的經濟基礎才能發展,年輕人需要回到部落執行,並發展出產業,每崗位都需要年輕人才能發展部落文化照顧,文化照顧本身就是要從部落的發展來看。

原住民目前最接近的照護機構是文化健康站,我們無法發展24小時的長照機構、護理之家,因執照難取得,而文化健康站面對的是相對比較健康的族人,但很需要照顧、需要私人照顧的人很難得到照顧。部落文化健康站目前有300多站,這是主流社化資助下的產物,但目前文化健康站得穩定經費讓老人相當安心,但我們還是要思考,要如何使得這樣的照顧更加的有在地文化?該如何將年輕人引會去?如果要將此變成一個好工作吸引年輕人,需要有年資、專業證照及學歷的分級制,因為回到部落服務也是文化傳承的一部分,政府需要重視,需要將此職涯的發展性、願景提高,讓年輕人願意回來,希望以此目標精進文化健康站。原住民照顧需要跨域如社工、醫護、心理、復健、營養等專業),我們在各種照顧都需要融入文化屬性,這是整合型的協力組合,這也是一個可與國際作連結的工作,我們可與彼此交換研究經驗並擴展視野,近年許多年輕族人從國外回來,有能力從自己內部研究原住民議題,過去研究原住民多是他者、漢人,現在由原住民內部研究,可發展到批判主流社會的制度、壓迫造成我們的問題,討論如何改善主流社會的制度,這是這幾年我們可以做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