族群與教育及語言

未經作者同意,請勿引用 開始之前,我講一個小故事,大概幾年前我上原民台,那個時候我的小孩大概是兩、三歲,我跟他說:我要去上電視,他很高興,但是我回到家,他第一句話就說,為什麼我跟你打招呼,你都不理我?所以我今天就跟他說,我今天好像會上電視,然後我就答應他要跟他打招呼。我為什麼會特別講我的小孩?其實我的求學過程,總共花了八年,有兩年是在照顧小孩子,我從照顧小孩子的過程中深深體會到,語言復振工作真的是很不容易。   尤其是在都會區的原住民,現在都會區零到六歲的小孩人口已經超越我們的部落。這給財團法人原住民族語言研究發展基金會(簡稱原語會),一個很大的挑戰,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工作,因為我們不得不處理這個問題,原鄉跟都會區的一個現況,兩者語言使用的情況是非常不同的。這部分我們很重視,所以我們在109年跟110的工作都有規劃,就是要在家庭的部分思考要怎麼去影響家長,讓他們重視我們的語言文化教育,還有傳承,這個部份很不容易,可是我們必須要做,我們不做,就只會更糟糕。   我們想要做一些,像是族語學習手冊、家庭學習手冊,主要告訴我們的家長,語言為什麼重要?對於小孩子說語言有什麼好處?簡單的道理很多,像是很多實驗都發現,一個孩子從小接觸單語跟接觸多語,對他的認知及學習能力產生不同的影響,學習多語優於單語,很多實驗都有這樣的證明。   手冊就是要做到說服我們的家長及還會講族語的這些長輩,其實還會講族語的長輩是最重要的。因為一個語言會消失,其實有兩個主要原因,一個叫做自殺、一個叫他殺。所謂的自殺、慢性自殺就是會講族語的這些長輩,我們的耆老,因為很多社會因素、個人因素等,使他可能不願意跟晚輩講族語,長期累積的話,語言就達不到傳承的目的,這就是一種慢性自殺。他殺在台灣目前已經沒有這問題,基本上,他殺通常是由政策、政府達成,像是過去大家可能經過國語化政策,是一種從外界來的壓力。   [...]